//百度统计代码

调查采访:面对复工复产,零部件企业最关心哪些问题?

2020-02-27 来源:中国汽车报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出现积极向好态势,意味着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具备了一定的条件。 2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分类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有序组织务工人员返岗。工信部近日也发出《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帮助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共渡难关有关工作的通知》。加上重庆、山东、苏州、深圳等省地市先后专门出台应对疫情支持中小企业的相关政策,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全力投入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同时,积极做好经济运行的恢复工作。

《中国汽车报》记者梳理了近一段时间来密集出台的相关政策,发现几个明显特征。 一是,提供金融支持成为重中之重。比如,最早出台地方扶持政策的苏州力求“确保小微企业信贷余额不下降、确保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制造业大省山东强调“加大信贷支持力度、降低信贷融资成本”,重庆还提出“提高贷款不良率容忍度”。 二是,保障劳动用工成为首要关切。重庆实施灵活用工政策,山东针对 “加大稳岗力度”提出5项具体措施,深圳推出返还应缴纳的社会保险方案。此外,各地财政还通过补贴方式减免租金,简化使用财政资金采购疫情防控物资、工程、服务的审批流程等方式对企业进行帮扶。

具体到汽车产业链领域,面对复工复产,企业最关切的问题有哪些? 还面临什么挑战?迫切需要何种支持?就此,记者展开多方采访。

工人面临缺口物流遭遇阻碍

“我们企业已开工。按照政府要求,人员不聚集,口罩要到位,发现异常立即报告和隔离,管理人员基本靠视频、微信进行沟通。不过,一线工人返岗情况不太乐观,因一些村镇封闭、返岗人员暂时隔离等因素,缺口达20%~30%。”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零部件铸造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汽车电子行业的领军者深圳市航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盛电子”)是当地第一批复工的企业(防疫物资生产相关以外领域)。“目前,技术研发人员基本都是远程在线办公,在疫情暴发初期我们就对此进行了规划,由于行动得早,虽然今年的开发任务较重,但所受的影响不是很大。” 航盛电子总裁杨洪对记者表示,“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一线工人返岗不足。在深圳,外地务工人员占比非常高,我们企业也不例外。按照防疫要求,员工回到深圳之后还需隔离观察,因此航盛深圳工厂目前(2月15日)只有50%左右的一线工人复工,下周河南鹤壁、江西吉安工厂的返岗比例大概能达90%~95%。”

记者了解到,一线工人不足几乎困扰着所有零部件企业。 浙江万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安科技”)董事长陈锋称:“公司所在地诸暨已出台企业复工和疫情防控工作实施方案,最初预计复工时间为2月10日。在我们的一线工人和办公室人员中,诸暨籍占比50%左右,市外回诸暨的人员需隔离14天。现在,公司口罩、消毒水等保障员工健康安全的物资还有缺口。”

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要统筹实施,疫情防控要有力,复工复产要有序,处理好两者的关系,才能获得双胜利。陈锋称:“我们根据市委市政府统一安排复工复产,适当延后一些汽车非关键部件的生产,算好‘长远账、社会账、政治账’。”他认为,当前疫情防控仍处在关键期,企业的复工复产固然重要,但员工的生命健康更加可贵,要统筹好员工与企业、企业与行业、企业与国家等的利益关系。”杨洪则建议:“应科学把握、掌握尺度,协调好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之间的关系,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避免‘教条主义’和‘一刀切’。”

在企业复工复产的道路上,物流不畅成为了另外一只“拦路虎”。“目前,各地的物流管控政策和方案不同,生产原料和产成品运输不畅,估计这种局面会持续到2月下旬。这是现在影响企业开工和运行的又一障碍。”前述零部件铸造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杨洪也表示:“武汉是陆运的关键节点,此次疫情使途经武汉的物流受到一定影响。应急零件我们可以通过空运救急,但从整体上看,物流方面的挑战比较严峻。”万安科技遇到了相同的难题,陈锋说:“我们询问了多家一直合作的物流供应商,基本都没法保证正常出货,他们最早也要2月底才能恢复运转。”

“物流公司同样也延后复工,影响了原材料和产品的交付效率。且受到疫情管制措施的影响,物流运输无法正常开展,线路或有调整,成本有所增长。” 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力远”)相关人士也向记者反映了类似情况,“为此,我们在全力保障有序复工复产的同时,也积极与客户及物流公司进行沟通,争取在条件受限的情况下找到‘最优解’。”

订单完成存忧排序更为重要


大部分受访企业认为,自身人员短缺与物流不畅问题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得到解决,但汽车产业链条很长,一环扣着一环,最终可能带来完成订单方面的严峻考验。

“由于大部分供应商都延后复工,我们彼此复工时间也不同步,导致供应链不稳定,原材料得不到保障,对订单生产有直接影响。”科力远相关人士称,“订单交货时间会因疫情延迟,还需要与客户重新协商确认。”

“按照我们的惯例,春节前会有1~2周的备货,今年2月的订单,放假前已下达至生产部。”陈锋向记者表示,“目前,部分整车企业已确认2月10日复工,部分受疫情影响较重地区的车企估计会延后到2月17日复工。因此,后续订单总体没办法确定,我们还在不停更新客户复产时间。全部恢复生产估计会在疫情出现转折后的2个月左右。”

杨洪对记者解释道:“我们把订单分成两个部分来看待。国内汽车企业的订单相对好处理一些,因为大家都受到疫情的影响,会逐步启动复工复产计划。我比较担心的是国外企业的订单,航盛的客户包括日产和PSA两家大型汽车集团。由于外资企业没有中国传统节假日,因此这部分订单非常紧急。”也正是如此,航盛电子把订单做了一个排序。“从整体看,肯定要先把出口订单排好。国内车企的订单,我们会根据客户具体的复产排期进行准备。”他称。据杨洪介绍,该公司的供应商一多半在广东省内,近20%~30%在长三角,全国其他地区的比例约10%~20%。它们很多都是中小微企业,其复工复产情况直接关系到航盛电子订单的完成度。

望政策“解近渴”上下游宜携手


“现在出台的政策从大方向上肯定以帮扶为疫情防控提供物资的企业为优先,这对于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非常关键。但我建议也关注一下中小型科技企业,尤其是对发展实体经济有所帮助的。”杨洪表示,“目前,研发费用计提、专项补贴等支持政策的出台,大多基于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但对于企业因为疫情所受的影响,‘远水解不了近渴’。从企业角度说,我们比较在意的是公司整体的负荷水平,希望减税降费和金融支持多策并举,帮助中小型科技企业缓解因疫情受到的影响。”

科力远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目前,不少省市都安排了专项资金帮助中小微企业应对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政策更多地倾向于生产疫情防控物资以及餐饮、旅游和酒店等受疫情影响最为直接和严重的行业。我们呼吁各地能够补充更具力度和广度的帮扶政策,将更多承受巨大生存压力的中小企业纳入专项资金的帮扶范围。”

“我们对于帮扶政策还有一定的期待。”陈锋表示,“首先就是为恢复生产创造便利条件,比如加快审批复工复产申请,对道路物流畅通给予保障;其次就是帮助企业切实缓解疫情所带来的压力,比如考虑在一定程度上减免因疫情导致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企业的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个人所得税等税项,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此外,在水、电、燃气价格方面给予一定幅度的补助。”

汽车产业链上的企业相互扶持,可以说是疫情阴影笼罩下行业内最见真情的自救方式了。“万安科技自己的资金流动性非常充足,但我们还是呼吁加强信贷纾困,希望金融机构对因疫情出现暂时困难的企业给予展期、续贷、减免利息等帮扶。”陈锋告诉记者,“万安科技已对自身上游供应商的资金需求、复工复产等情况进行摸底,后续如它们遇到困难,公司将及时出手相助。”

呼吁外贸支持确保出口订单


对于今年全年的行业发展情况,杨洪相对乐观:“虽然目前看订单数量可能受一些影响,尤其是从2月和3月的数据,但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订单也将逐渐爬坡。我个人估计,二季度市场就会开始复苏。”他告诉记者,三季度将非常关键,一些企业已准备利用三季度的高温假发力(不进行设备调试检修),赶上应有的进度。杨洪认为,国内汽车市场本身就处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此次疫情对于今年行业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不过,中国零部件企业目前正着力进行转型升级,坚决不能让疫情把企业得来不易的成果化为乌有,这也是我们对出口订单如此重视的原因之一。”他说。

“我们用了4~5年时间不断进行市场开拓,才成功进入大型跨国汽车集团的配套体系,目前正处在被客户逐渐认可、订单不断攀升的过程中。这与中国家电、通讯产业的发展历史有一定相似性。”杨洪表示,“与航盛电子一样,国内不少零部件企业都是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融入跨国车企的全球供应链。我们的竞争力不再局限于单纯依靠低成本的劳动力优势,逐渐成为全球汽车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对于中国零部件行业尤其是具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汽车电子行业,这是非常难得的机遇。从长远看,我们要沿着这条路径继续向上发展,首先必须从保供、保订单做起。因此,我们呼吁出口退税,尤其对于汽车零部件的出口订单,帮助企业应对汇率变化,帮助它们渡过难关。”

对于这一点,陈锋表示认同:“政府应该帮助企业协调外贸业务,对因为疫情不能按时履行合同带来的商业纠纷,给予一定的法律援助。”





分享到: